发表于:2018-05-21 15:09:47 [只看贴主] [显示全部]

      秦始皇(前259年农历十二月初三—前210年),嬴姓,赵氏,名政,又名赵正(政)、秦政,或称祖龙,秦庄襄王之子。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、战略家、改革家,完成华夏大一统的铁腕政治人物,也是中国第一个称皇帝的君主。


      秦始皇是出生于赵国都城邯郸(今邯郸),并在此度过了少年时期。前247年,13岁时即王位。前238年,22岁时,在故都雍城举行了国君成人加冕仪式,开始“亲理朝政”,除掉吕不韦、嫪毐等人, 重用李斯、尉缭,自前230年至前221年,先后灭韩、赵、魏、楚、燕、齐六国,39岁时完成了统一中国大业,建立起一个以汉族为主体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强大国家——秦朝,并奠定中国本土的疆域。

秦始皇认为自己的功劳胜过之前的三皇五帝,采用三皇之“皇”、五帝之“帝”构成“皇帝”的称号,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使用“皇帝”称号的君主,所以自称“始皇帝”。同时在中央实行三公九卿,管理国家大事。地方上废除分封制,代以郡县制,同时书同文,车同轨,统一度量衡。对外北击匈奴,南征百越,修筑万里长城,修筑灵渠,沟通水系。

       但是到了后期,求仙梦想长生,苛政虐民,扼杀民智,动摇了秦朝统治的根基,前210年,秦始皇东巡途中驾崩于邢台沙丘。

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叱咤风云富有传奇色彩的划时代人物,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——秦王朝的开国皇帝,对中国和世界历史产生深远影响,把中国推向大一统时代,奠定中国两千余年政治制度基本格局,被明代思想家李贽誉为“千古一帝”


(《楚汉传奇》中的秦始皇)


在《史记·秦皇帝本纪》里,司马迁记载了秦王嬴政统一六国后的三次重要廷议。这三次廷议的议题对秦国的发展乃至对后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
(一)第一次廷议:议帝号、废谥法

      六王毕,四海一。秦始皇在第一次廷议上炫耀功绩:“我凭着这个渺小之身,兴兵诛讨暴乱,靠的是祖宗的神灵,六国国王都依他们的罪过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天下安定了。现在如果不更改名号,就无法显扬我的功业,传给后代。请商议帝号。”


      丞相王绾、御史大夫冯劫、廷尉李斯等都说:“我们恭谨地跟博士们商议说:“古代有天皇、有地皇、有泰皇,泰皇最尊贵。我们这些臣子冒死罪献上尊号,王称为‘泰皇’。发教令称为‘制书’,下命令称为‘诏书’,天子自称为‘朕’。”秦王说:“去掉‘泰’字,留下‘皇’字,采用上古‘帝’的位号,称为‘皇帝’,其它就按你们议论的办。”又下令说:“我听说上古有号而没有谥,中古有号,死后根据生前品行事迹给个谥号。这样做,就是儿子议论父亲,臣子议论君主了,非常没有意义,我不取这种做法。从今以后,废除谥法。我就叫做始皇帝,后代就从我这儿开始,称二世、三世直到万世,永远相传,没有穷尽。”



      建立了前无古人、后鲜来者的伟业,上尊帝号当然是必须的。“皇帝”称谓的敲定,绝非帝王名号简单的变更,它反映了一种新的统治观念的产生。与此同时,他还采取了其他一些把皇权神圣化的措施,如把以前一般人都可以使用的字眼变为皇帝的专用名词。还废除古代的谥法制度,不允许别人议论自己。从此以后,皇帝等称谓,在中国延续长达二千余年之久。  


(二)第二次廷议:废分封、立郡县

       丞相王绾等进言说:“诸侯刚刚被打败,燕国、齐国、楚国地处偏远,不给它们设王,就无法镇抚那里。请封立各位皇子为王,希望皇上恩准。”

始皇把这个建议下交 给群臣商议,群臣都认为这样做有利。


       廷尉李斯却别有不同地说:“周文王、周武王分封子弟和同姓亲属很多,可是他们的后代逐渐疏远了,互相攻击,就像仇人一样,诸侯之间彼此征战,周天子也无法阻止。现在天下靠您的神灵之威获得统一,都划分成了郡县,对于皇子功臣,用公家的赋税重重赏赐,这样就很容易控制了。要让天下人没有邪异之心,这才是使天下安宁的好办法啊。设置诸侯没有好处。”

       始皇说:“以前,天下人都苦于连年战争无止无休,就是因为有那些诸侯王。现在我依仗祖宗的神灵,天下刚刚安定如果又设立诸侯国,这等于是又挑起战争想要求得安宁太平,岂不困难吗?廷尉说得对。”

      统一之初,在要不要分封诸子为王的问题上发生了一场争论。廷尉李斯则与始皇英雄所见略同。秦始皇郡县制的推行,正是秦始皇加强中央集权和巩固统一的现实需要。此后,“百代都行秦政法”,奠定了几千年来中国政治体制的一个基本格局。


(三)第三次廷议:焚诗书

      秦始皇在咸陽宫摆设酒宴,七十位博士上前献酒颂祝寿辞。仆射周青臣颂扬说:“从前秦国土地不过千里,仰仗陛下神灵明圣,平定天下,驱逐蛮夷,凡是日月所照耀到的地方,没有不臣服的。把诸侯国改置为郡县,人人安居乐业,不必再担心战争,功业可以传之万代。您的威德,自古及今无人能比。”始皇十分高兴。

      博士齐人淳于越上前说:“我听说殷朝、周朝统治天下达一千多年,分封子弟功臣,给自己当作辅佐。如今陛下拥有天下,而您的子弟却是平民百姓,一旦出现象齐国田常、晋国六卿之类谋杀君主的臣子,没有辅佐,靠谁来救援呢?凡事不师法古人而能长久的,还没有听说过。刚才周青臣当面阿谀,以致加重陛下的过失,这不是忠臣。”始皇把他们的意见下交 群臣议论。 


      荀子高足、韩非子的师兄弟丞相李斯再次发表高见:“当今皇帝已统一天下,分辨是非黑白,一切决定于至尊皇帝一人。可是私学却一起非议法令,教化人们一听说有命令下达,就各根据自己所学加以议论,入朝就在心里指责,出朝就去街巷谈议,在君主面前夸耀自己以求取名利,追求奇异说法以抬高自己,在民众当中带头制造谤言。象这样却不禁止,在上面君主威势就会下降,在下面朋党 的势力就会形成。臣以为禁止这些是合适的。我请求让史官把不是秦国的典籍全部焚毁。除博士官署所掌管的之外,天下敢有收藏《诗》《书》、诸子百家著作的,全都送到地方官那里去一起烧掉。有敢在一块儿谈议《诗》、《书》的处以死刑示众,借古非今的满门抄斩。官吏如果知道而不举报,以同罪论处。命令下达三十天仍不烧书的,处以脸上刺字的黥刑,处以城旦之刑四年,发配边疆,白天防寇,夜晚筑城。所不取缔的,是医药、占卜、种植之类的书。如果有人想要学习法令,就以官吏为师。”

秦始皇下诏说:“可以。”


      在这次咸阳宫的宴会上,发生了一场“师古”还是“师今”的争论。就是时刻不忘恢复周礼为己任的儒家士人,再次发难郡县制。争论的结果却引发了焚书之举。李斯为了“别黑白而定一尊”,树立君权的绝对权威,向秦始皇提出焚毁古书的建议。这种釜底抽薪式的控制思想言论的做法,显得粗暴而野蛮。 

      在焚书的第二年,又发生了坑儒事件。坑儒不是焚书的直接继续,而是由于一些方士、儒生诽谤秦始皇引起的。

     焚书坑儒在中国历史上是极其残暴的事件:一是使先秦大批文献古籍被付之一炬,给中国文化造成重大损失;二是使春秋末叶以来蓬勃发展起来的自由思索的精神,遭受了一次致命打击;三是为后世文化专制政策的推行开了恶例。

举报
全部回复(4) 反向排序
  • 【分享图片】

    回复 (0) 举报
    • 回复1楼

  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      回复 举报
    • 回复1楼

  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      回复 举报
    还有1条回复,点击查看
  • 0+1

    点赞

  • 收藏

  • 分享

分享×